吴军军:公益的面子和里子

今年年初,乐仁乐助举办了首届公益想象力论坛,在在论坛中畅想公益的未来,基于未来,判定当下。本文为正荣公益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吴军军在论坛上的分享内容摘录。



吴军军,正荣公益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禾平台”和“你好社区”项目发起人。


我是2009年开始踏入公益圈,到了2019年,刚刚好是10年的交替。


我2009年进入公益圈时至少有3年对行业没有概念,因为那个时候的我都不觉得公益可以成为一个职业,更不要说还有一个行业存在。2018年最响亮的一句话是什么——活下去,这个是企业喊的口号,结果我们公益圈也非常激动。


真的是要活下去,10 年前我刚毕业,我就觉得我要找一个工作挣到钱,活下去。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 Low,你是不好意思跟人家说的,结果 10 年之后成了一个响亮的口号,让无数人眼含热泪。


01 关于行业


我们公益圈是吃百家饭的一群人,有来自各界各样的人,我们自然要把活下去变成最紧急的事。虽然我们中国有非常多的行业协会,但是没有哪个行业协会会给你这样一个标准——活下去,从来也不会给你发一个文件,给你来一个官宣要活下去。


所以行业是什么?行业就像一场江湖,《武林外传》大家都看过吧,《武林外传》开头有几个词是这样子的:嘿,好久不见,你去哪儿了?江湖。江湖在什么地方?我指给你看。


我们真能指出来吗?其实我们还真指不出来,但我们为什么要谈公益未来,要谈公益行业这个事情?10 年间我们跟大家一样成为公益行业的职业者,或许因为我们有这个职业,所以我们才来关注这个行业。如果公益存在一个专业的话,那职业化的发展会让公益这个专业更加专业,但同时我们也该小心,职业有时候也会伤害专业,是专业的杀手。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们现在人人公益,国家也在讲万众创新、大众创业。我觉得不要太担心有很多人来跟你抢饭碗,其实薪水是一个很高的门槛,你要忍受住薪水的门槛。


但是作为职业人,我觉得很难做公益创新。因为我们的工作如此之辛苦,还想要创新,太难了。所以未来的创新,我觉得不会出现在职业公益人的身上,而是应该出现在那些不把公益当成职业的人身上。


我们不能只是独善其身,但是我们得学会独善其身。这个是我在面对行业的话题时候,我想要表达的第一个点。




02 关于人才


当时我们选择把脚步迈入公益圈,或多或少都有改变社会的想法。谈到行业的未来不能绕过人才的话题。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公益行业要新,人才就必须要先新。在未来的 5 年我觉得公益这个圈子不会成为人才的角逐场,即使我们走到哪里都说缺少人才。


最近成都推了不少的社区基金会,都在找社区基金会的秘书长,都在感叹这个秘书长太难招了。另一个方面,我们有 6000 多家的基金会,至少也有 20 万家社会组织,但我们依然很难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机会。


当下的一个情况是什么?我们可以创造很多的机构,可以创造很多的卖点,可以创造很多公益的 GDP,但就是不能创造出人才。这个就是人才的困境。我们有了理想,进入公益圈子却发现无处安放。


人才第二个困境是穷民逐利,当你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特别是当你耳边常常出现这样的的声音:“我们年纪在变大,我们还在原地踏步,年纪越大,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这句话我也是看来的,当你面对这样的挑战,当社会无法包容你的经济贫穷时,你还会觉得自己依然是一个人才吗?


当这个行业浮躁,自己也会越来越不安,我们的目标也许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我要成为主管,要成为总监,要成为秘书长,要成为指点江山的那个人,当初那个理想也许就会渐渐跟我没有关系了。




03 关于老鼠屎


有人想要统一江湖,就会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我想 2018年大家经历了很多公益圈很乱的事情,我觉得惊讶不在于公益圈有一根搅屎棍,而是看到原来公益圈那几颗看上去洁白无暇的珍珠里面也有老鼠屎。


有很多的明星公益人,有很多的明星公益机构,当然我觉得也正常,从世俗当中来又回到世俗当中去,公益自然不能纯洁无暇,我们也在说公益圈还不够抱团,还没有拧成一股绳,还没有做大做强,不能相恨相杀,我们先要做大蛋糕,但是我们得问,公益真的还是那块甜得发腻的蛋糕吗?


我觉得有时候破也是一种立,在这种野蛮生长的当下,破应该是一种常态。




04 关于另一种现实


讲到第四部分,我认为自己是个凡事慢一拍的人,什么事情都要经历过一段时间后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2018年我听到最常见的一个词,就是时代变了,新时代来了,但是日光之下,我们的生活好像都在继续,我们就好像煮在温水里的青蛙,能感受到温度的变化,但是我们好像什么也做不了,就只能等待温度的变化。


回首这十年,我觉得让我们非常激动的事情,除了 2008年因为一场巨大的灾难,看到了好像社会这块铁板上有亮光照进来之后,其他 9 年的时间,我感觉其他都变得黯淡了。站在这样一个 10 年的节点,我不禁要问十年树木,这个根是不是扎得够深?


社会组织的三合一登记条例征求意见出来后,众多的社会组织觉得紧箍咒被加强了。虽然很多的境外组织通过了境外组织的备案法,但是开展工作依然困难重重,这是我们当下的现实,我们总是来不及去拥抱,然后就要走向远方。


有一天,我们的理事长跟我们说:原来觉得我们自己挺牛逼的,现在才发现自己很弱。这句话非常赤裸裸,对我的感受特别深。我们刚出来做公益的时候,年少轻狂,但也是勇敢真挚,可有时候竟发现在现实中我们在一步步溃败,在变得更加焦虑。另一种现实就是我们能接受失败感带来的搅扰吗?我们能化解焦虑为平和、坚毅吗?




05 关于未来


进入到第五部分,不管我们多么期待远方的天空中有一颗明亮的星给我们指引行业的未来,或者是我们有多么的好奇未来的 5 年或 10 年我们的行业到底发展会怎么样,终究我们都要回到自己人生哲学去问三个问题,大家都应该知道:你从哪里来?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如果哲学是深刻的,那么现实就是荒诞的。如果不想在哲学中那么深邃,也许可以做一个跟跑的人。我想有一些人总要选择跟跑,有一些人总是喜欢在技术的海洋里面遨游,至少技多不压身,混上一口饭吃,我想这也是人生之道。


我无法预测未来,人类也不会因为什么样的未来少了焦虑,少了改变,少了学习,少了感情。走向未来,就要和这个世界说说话,做一个有趣的人,拿公益玩玩抖音,说说脱口秀,也没什么大不了,公益不是圣坛,它其实也是纠结的世俗,只是不要刻意去做人家的人生导师,也不刻意做苦难的拯救者。


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里面,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脚踏实地,保持我们的理想,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