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禾伙人一起学12 | 走进“社区慈善组织慈善捐赠”文献


第三期「禾伙人」课程分享

分享人:本期分享人姜立恒、吴丽蓉、陈玲、徐丹,一起来走进“社区慈善组织慈善捐赠”文献阅读,感受不一样的公益魅力。




姜立恒分享《如何获得高额捐赠》和《社会组织如何让捐赠持续递增》学习感受


我在看《如何获得高额捐赠》时,想起曾经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受过保险代理人的培训,我觉得高额捐赠者的寻找 跟销售保险是有异曲同工之处。像《社会组织如何让捐赠持续递增》里面说的一样,很多机构在开发新的捐赠者这一块花了很多的时间,疲于奔命,一直在找新的捐赠者。那么对捐赠者的维护、管理和提升,也就是存量的的管理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捐赠者的维护以及提升这一块为什么没有做到位,文章中作者主要从不想做和不会做这两块做了一些分析。不想做就是缺乏一个主动服务的意识,机构的负责人没有想到要去主动服务捐赠者。

在《如何获得高额捐赠》里面,也向我们提出建立一个新的筹款模式,也就是供方的筹款模式,就是在筹款时要考虑到捐赠者的心理需求,怎样去做一个了解与分析,然后满足他们。有些机构的负责人可能是想做,但是不会做。

第2篇文章的作者提出了一些方法。要坚守底线,合法合规,机构的运营要遵守信息公开,取得社会的公信力。还要用成果来显示价值,要对捐赠者进行分级分类的管理。我特别受感动的是说要超越捐赠者的期待。提到要对捐赠者的需求有洞察,要了解捐赠者显性和隐性的需求。有一些捐赠者在捐赠时,表达出来的需求背后可能还有更多的需求,需要我们去发现去满足他们,去提升捐赠者的价值,用专业的服务为他们量身定制。与捐赠者还要有情感的连接,跟他们形成朋友和伙伴的关系。

这两篇文章是可以放到一起来看,里面有很多共通的内容,给我很大的启发。作为我这个机构来说,虽然目前大比例的资金是来自于政府采购项目,但是捐赠筹款也是将来要去做的一件事情,两篇文章让我很受启发,将来做这些事情时可以有一个更加清晰的目标以及策略。




吴丽蓉分享邓国胜教授解读的《中国慈善家捐赠动机与行为模式调研报告》



影响慈善家成为慈善家的因素不仅复杂,而且是动态变化的,榜样加圈子的影响是企业家成为慈善家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慈善家在公益领域投入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多,调查对象中,25%的企业家将一半以上的精力开始投于公益慈善事业。




01
从第二部分主要发现来说

第一,企业家的真正现状。中国企业家的捐赠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8年到1994年,这个阶段中国企业家的捐赠微乎其微,包括民政部门统计的捐赠,只统计境外捐赠不统计境内捐赠。这和当时的民营企业刚刚发展有一定的关系;第二阶段是1995年到2002年,这个阶段中国企业家捐款比第一阶段有所增长,但数量还不多;第三阶段,2003年至今,企业家捐赠总量开始增长,2003年非典时期的社会捐款、个人捐款和2002年相比急剧的增加,2003年以后,中国企业家捐赠数量持增长的态势。2008年以后,又有新的变化,有一个中国慈善捐赠的公益元年的说法,中国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的捐款,大概经历了这三个阶段,以2003年为一个主要的数据标志。

第二,企业家捐款动机可以分成4个类型,外因利他型,外因利己型,内因利他型,和内因利己型动机。包括慈善家圈子,比如阿拉善的企业圈子,对企业和企业家做慈善的影响非常大,内部因素包括家庭教育与个人成长经历,传统慈善文化以及企业家价值观、社会责任感有关。访谈的24位企业家中,至少有3位提到与死亡突显、人生感悟有关。

第三,企业家成为慈善家因素不仅复杂,而且是一个动态变化过程。企业家一开始对慈善公益了解很少,参与程度也非常低,通过外部的干预创造一种条件,也可以使引导企业家成为慈善家,甚至成为优秀卓越的慈善家。发现标杆企业家的示范和企业家圈子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很多企业家一开始就做慈善,跟企业家俱乐部,阿拉善SEE的圈子有关,包括一些青联的会员、光彩,参与这样一些圈子会有密切的关系。在政府的引导下他们也做一些捐赠,一些朋友的劝捐也是影响他捐款的重要原因。

第四,发现中国的企业家是最具创新精神的。在调研中发现,被访谈的各种慈善榜单的这些知名企业家中,不能总体推断,在24位里随机抽样的,而且是滚雪球的调研发现有42%的企业家开展的慈善活动不是很明确,是基于一种情怀,为什么要做,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想改变什么,解决什么社会问题,在这方面调研中,好像很多企业家都不是很清晰。做公益就是要做所谓的纯慈善,而缺乏战略性的思考。调研中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有些企业家把捐赠分成两类,一类是企业捐赠,主要做传统慈善。另外一类发起成立一个基金会或者设立一个基金,这部分就想做一些创新性、引领性的慈善。

第五,调研发现在被访谈的捐赠额度很高的企业家中。71%的企业家捐赠完之后,对捐款的流向和效果不是非常了解。知道这个捐款的流向更多的是依赖被捐赠方主动提交给他们的捐赠报告,自己很少有专门的团队、专业的去监管这些捐赠的慈善项目,特别是对捐赠的慈善项目进行监测和评估。在被访谈的24位企业家中,通过访谈、收集其他的基金会或者基金网上的信息,有独立的第三方报告慈善家数量是非常少的,也就是他们对效率的关注度并不是很高,企业家做企业和做慈善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当然有很多复杂的原因导致。

第六,慈善家在公益领域投入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多。调研中发现,大约有25%的企业家,甚至将一半以上的精力投身于公益慈善事业。他们不仅捐款,而且深度参与,不仅贡献资金,还贡献他们的时间和智慧。但是最稀缺的还是企业家的创新思维,充足的管理经验对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越来越多的慈善家将越来越多的精力投身于公益领域,调研中发现好几位企业家都已经表示将来退休了或者等企业稳定发展,在上一个大的台阶后,他们将投入更多精力用于公益慈善事业。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的家族慈善正在悄然形成,已经有不少企业家让他们的夫人或者他们的儿女专注于公益慈善,大部分精力投身于公益慈善。

02
第三部分主要建议

第一,调研表明,榜样加圈子是影响企业家成为企业家最重要的因素,通过成立阿拉善这样的一些企业家圈子,通过企业慈善家的联盟的一种方式,是资金最有效、最规模化,引导企业家成为慈善家,训练慈善家成为卓越慈善家的路径;

第二,通过自然灾害场景或者人为设计场景起到教育,引导企业家成为慈善家甚至成为优秀慈善家目的;

第三,调研中发现很多企业家做慈善的动机很多仅仅停留在打招呼,慈善更多的是发自内心,希望通过进一步落实慈善法的精神,减少行政对慈善过度干预,特别是杜绝逼捐,索捐。应该让慈善回到本质,发挥企业家的首创精神,激发社会活力而不是被动无奈的慈善行为;

第四,很多企业家的捐赠模式还是停留在传统慈善,做纯慈善、做传统的扶贫济困,捐资助学,希望企业家不仅关注捐赠的投入,衡量企业家的成功与否,投入资金多少产生多少利润,对慈善家排榜应该要看他捐了多少钱,关注他慈善行为所带来的慈善效果,更多的去激发企业家首创精神,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创新发展,因为只有创新才能够更好的引领社会问题解决,推动慈善资源使用效率。

第五,访谈的企业家谈到阻碍他们进一步做慈善的因素包括减免税收政策等方面因素。




陈玲分享《迎接新浪潮——中国捐赠人的策略和实施》。这个文章里把捐赠人细分成了5种,分别是高净值人群,中国企业、早期基金会,跨国企业和成熟基金会。




高净值个人,他们的捐赠很多都是因为感动或者因为过去的生活背景做出捐赠行为,很随机没有什么规律。所以更多的还是要慈善机构做一些故事性的展示,可能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中国企业,中国企业的诉求就会比较直观,他们一般希望在捐赠的同时能够对企业品牌认知度有提升,一般会对自己的业务范围内相关的一些非营利组织进行关注和捐赠;

早期的基金会和成熟的基金会就会有比较完整的捐赠策略,和小型的NPO进行合作。其实在我们机构刚成立,2013年在北京发起时,有过跨国企业这样成功的捐赠方,当时中关村的甲骨文公司和新浪是我们的资助方,进行比较大金额的资助。也是那次才知道,像这种跨国企业,每年都会有volunteer day,他们的CSR部门必须要求所有的员工参与公益服务。之后,我们机构有一个教老人学上网的项目,正好甲骨文公司的同事关注到了,深度参与项目,当时所有的经费都由公司资助,还帮助我们做了第一期课程的研发。所以,像这种跨国企业的捐赠,可能更多的是关注项目本身的员工参与度,是不是能够让员工有机会参与进来,并且获得员工本身的自我价值和满足感。

不同的捐赠群体,他们的背景不一样,所以捐赠动机肯定不一样。高净值个人的捐赠大多是因为感动或者是与个人相关的一些社会问题,但是中国的企业和一些跨国企业可能更加重视的是对本身企业的一个影响力,本身员工的一个参与程度。

过去一般是以收到这笔捐赠就作为项目的结尾,但其实收到捐赠应该是项目的一个开端,跟捐赠者的一个互动和沟通才是这个项目更加关键的一步,这意味着是否你能得到这个捐赠者的持续关注与捐赠,这就提到一个捐赠的生命周期。

捐赠生命周期是有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获取对非营利组织的一个认知;第二个阶段是需要评估潜在的受捐赠组织;第三个阶段,是实施参与和查验捐赠效果;第四个阶段是,再决策以决定是否再次来捐赠。所以会尤其提到跟捐赠者的一个沟通和互动,决定你能否再次来申请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关键不是获得首次的捐赠,而是如何使这个捐赠者成为持续的捐赠人。




徐丹从广州慈联和广州慈善会两个机构平时接触到与捐赠人之间关系的一些实例进行分享。

广州市公益慈善联合会是成立于2014年6月,是广东省内第一家公益慈善组织行业联合会,同时也是第二届中国慈善联合会常务理事,机构的宗旨是联合慈善力量,搭建互动平台,促进行业自律,推动行业发展。

广州慈联的情况和一般的社会组织可能还是有一点不同,捐赠者所谓的资源方,有政府、基金会以及社会公众,公众还是占少量的一部分。我们会用不同的项目去和资源方进行接触沟通以及维护等相关工作。如果是作为政府的购买方,就需要非常的严谨来对待,因为他们有非常严格的流程。

去年开展的一个项目“慈善读本进校园”,不想仅仅只做一本书,希望能够带动社会各界的资源,变成一本慈善书,一堂慈善,一次公益行动,营造慈善氛围,让孩子和他们背后的家庭能有机会了解慈善,把政府、企业以及公众个人和产品联系在一起。

过程中符合政府机关严谨的流程是比较大的挑战,但是一旦通过审核,建立信任的关系,合作与推广就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清楚地感受到,行政力量可以在有效时间内较好的完成任务,但是如果需要长期保持优质的效果,就需要较好的项目关系维系了。



慈善读本之父亲节活动现场

在接下来的关系维护当中,在学校、老师、志愿者的层面又做了一个学期的推进工作,效果还是不错的,到了年末的时候,有一个新春花市的义卖活动,用半天的时间就招募了500多名亲子志愿者去义卖,当时的支持程度还是挺强的。这个过程中这个产品就实现了从政府到事业单位到公众个人以及到家庭的一个连接。

广州市慈善会的捐赠群体就更加的多元,关系的维护也就更加的复杂。从企业的诉求来说,他的捐赠不仅仅会看项目是怎么样的,同时关注企业能够在这个过程中的品牌露出社会效果的回馈以及是否能够达成企业内部的其他的诉求,这个需要在过程中非常深入的去沟通,拨开层层迷雾才能看到他的真实需求。在日常的运营,项目以及机构运营过程当中,不仅仅是给到资金的那一个人才是捐赠者,我们会把给到技术支持、其他支持的这些合作伙伴都作为资源方去友好的管理和真正进行沟通。像国威所在的书院,已经合作了3年多,都是在碰撞磨合中去深度的了解和理解对方,给予各种相互的支持和支撑。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通过这样的合作伙伴的相互支撑也获得了非常多的收益。




资金在整个的项目推进当中肯定是必不可少的,这几年的运营会发现合作伙伴的确给到特别多支持和支撑,有一些需求其实是可以化整为零,通过合作伙伴的合作,去资源兑换,资源对接,包括传播手段、传播力量,包括有一些培训的课程资源,甚至有一些影响力推广,比如和中慈联的一些合作,都变成了资源,使得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去变化和成长。



禾平台社区基金会支持计划是由南都公益基金会、千禾社区基金会、正荣公益基金会联合资助的支持和推动中国社区基金会(社区公益平台)能够以专业、有效的方法吸引社区居民和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公共事务,解决社区问题,提升社区资本,实现社区美好生活的公益平台。

禾平台所支持的社区基金会(社区公益平台)定义为:社区内生且扎根社区,以独立开展社区公益为路径,通过公益资源调配为手段推动社区居民和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提高社区居民生活质量、提升社区资本,实现社区美好生活的公益组织。

禾平台项目对接人:吴军军
联系邮箱:261974950@qq.com





来源:禾平台项目
编辑:右右